杨浩接掌银州以来,忙着扩军定民,制户籍定赋税划定行政区划,勒肃军纪、遣任官吏,表面上看他只是走走看看,随便说说,其实各种安排处置、协调决定、任命会见的事宜十分繁忙。所以一直还没顾上与党项七氏,横山诸羌,周围。吐蕃,回纥和汉人部落、山寨的头人首领们见个面。

   而这个面是必须要见的,光从礼仪上来说,各部落山寨的族酋首脑也不能连自己追随的老大的面都不见,杨浩也需要亲自接见一下这个首领,了解一下他们的需求,联络一下彼此的感情,有许多需要他们支持、配合、服从的东西,都需要和这些首领们做一个面对面的接触,往更深层次JL说,这也是杨浩宣示统治主丅权的政治需要。

   所以需要他马上着手办理的许多大事刚十有了眉日,这件事便立即提上7日程。这些事比行军打仗还要劳神费力,拟定邀请名单、排列先后位次、敲定大会章程,诸般细节不一而足,一不小心就会出现疏漏,一旦出现疏漏,就可能在本来就关系微妙的诸部族间,诸部族和银州之间闹出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这种细致的事情杨浩手下官员之中还真没几个人能够胜任,原唐国吏部尚书徐铉明明是个善于治理政治、调配人才的宰相之才,却长期被李煜当成了外交大使,对这种事情长期锤炼之下倒是驾轻就熟,所以这件事便交给了他去办,杨浩与徐。锗厮磨了一个下午,敲定了一些细节,这才起身回到杨府。

   这杨府未必比杨浩在芦州所建的知府衙门宽深,不过芦州府邸是依山而建,鳞次叠高,顺应自然韵味,而这原银州防御使府却是正规的五进院落,中规中矩。

   走到后宅,忽然听到一阵悠扬动听的箫声,如同天籍一役,杨浩不由心神一畅,因为思索诸多琐事引起的头痛也轻快了许多。他抬头看了一眼,见那箫声来自吴娃儿所住的院落,便会心地一笑,这位清吟小筑主人,是他四位爱妻之中第一才女,平素小周后往来,不管谈起诗词、琴棋、服饰、梳妆、美食,亦或佛道两教经典,都能对答如流的,也只有娃儿一人,这些学问虽说对国家大事没甚么助益,可是要想样样精通,所下的功夫却丝毫不逊于一位博学鸿儒十年苦读了。

   杨浩本想去逗弄一下自己那个日见可爱的娇娇爱女,听到这箫声,便半途转了道,沿着曲苑回廊向娃儿的住处走去。

   娃儿院中有一方曲池,池上有小桥木亭,池中有怪石嶙峋,池边还有几株冬夏树木。此刻正是冬季,池水已结了冰,上面覆盖了一层白雪,池中嶙峋的怪石中生出的藤萝也已干枯,枝条上染着一层茸茸的白雪,唯有池边两棵素心腊梅绽放着金黄色的花朵。

   小周后穿一袭白裘,站在腊梅树下,望着假山怪石上若隐若现于白雪之下的藤萝枝条,扶一管长箫,一缕清清柔柔的声音便自那紫色的长箫中传出来,悠悠回荡,与这雪、与这花、与运人,完美地构成一副如诗如画的风幕,空灵飘缈,可她的黛眉间却仍是带手一抹挥之不去的寂寞忧愁。

   这些时,她每日都到帅府点卯,渐渐地她也发现,杨浩对她似乎全无敌意,或许那日他无意中吐露的心声,并未引起他足够的警觉,又或是他已把自己看成了一只笼中鸟儿,根本不担心自己会对他造成什么威胁?

   是啊,就算自己知道了他的志向那又如何?自己能说给谁听?赵官家那里?她是唯恐避之不及的,至于其他势力,她更没有舍杨浩而泄露他的秘密给那些人知道的道理。

   想通了其中关节,小周后总算是松了口气。死不是最可怕的是,如情势所逼,她不惜一死,但这并不代表她愿意赶死,如果能活着,当然还是活着的好。

   90后红唇唯美女神清纯私房照

   尽管知道自己的担心实属多余,可杨家她还是常来,一方面是因为冬儿、焰焰她们的好客,经过运段时日的往来,小周后私她们已经成了无话不谈的闺中蜜友。小周后是寂寞的,哪怕在她做为高高在上的皇后的时候,前呼后拥、众星捧月,围拢在她身边的也只有毕恭毕敬的奴婢侍女、妒羡莫名的宫中嫔妃,还有谄媚敬畏的官宦夫人,若非如此,她也不会见到一个把她看成正常的女人,而不是一个尊重的皇后来交往的莫以茗荬姑娘,就那么欢喜,很快把她引为知交好友。

   自从到了银州之后,她更加的寂寞,她每天只能无所事事地呆在那片小小的天地里与寂寞为伍,没有事情做,没有话题聊,虽然安静,却寂寞的可怕,这样的ri子一天两天或许是享受,天长日久却是一种无形的折磨,尤其是对小周后这种天性浪漫活泼的女性来说。

   她那处住宅,除了根本无话可谈的几个仆人,就只有一个比她小不了几岁的李仲寓,两人本来就没几句话好说,如今杨浩在芦州建通译馆,李仲寓闲极无聊,毛遂自荐,自告奋勇地跑到芦州通译馆找了份皓首穷经的差使做,整个府中就只剩下她一个人,冷冷清清,没有半点生气儿。

   所以不知不觉间,她喜欢上了到杨府造访的感觉,与冬儿、焰焰、娃娃、妙妙在一起,她会很充实、很快活,这种感觉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可是,当她看到冬儿为女儿哺乳的时候,当她与娃娃正相谈甚欢,焰焰却突然捧着帐本赶来,两个女人钻进书房专注地核对帐务的时候,小周后便会突然惊觉,这份热闹、这份温馨,完全与她无关,她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看客而已,于是莫名的忧伤便像云舒遮月一样,悄悄掩上她的心头

   她本以为国破了、家亡了、夫君也死了,刚刚二十六岁的她,就像一朵凋零了的花,慢慢地枯萎,干枯,就像那捡在雪下,再无一丝翠色的藤萝,可是…。现在她才知道,她的心还活着

   只要活着,谁能逃得出软红十丈的诱惑?区别只是你向哪一种诱惑低头罢了。她渴望活着,精彩地活着,有滋有味地活着。然而,当积雪消融,春满大地的时候,那死去的藤革嗦匕能重新绽放活力,而她这个人呢?

   心潮起伏,箫音便带上了淡淡的一抹忧伤,就在这时,耳边忽然响起几声清脆的掌声,小周后霍然回首,只见院中寂寂,根本没有半个人影。一时间,小周后以为是自己出现了幻听,她转过身,刚刚以箫就唇,就听身后又响起一个动听的声音:“呵呵,那个不守清规的风流老鬼果然找到了衣钵传人,这时师徒收集美人的本事还真是一脉相承呢。

   “谁?”

   小周后下意识地清斥一声,可她再度回头,身后还是一个人影也没有。小周后惊讶地退了几步,几乎疑为白日见鬼,却听身后又有人道:“嘻嘻,你不用怕,本仙姑不是鬼,也不是妖。

   小周后猛地一个转身,身后仍然不见人影,身后就是曲池,池中积雪平平,一只雀儿落上去都要印个爪印,可是上边全无痕迹,小周后更是恐惧,颤声道=“你……你是神仙:!”

   “呵呵,不错不错,你叫我神仙姐姐那就没错啦。”

   这一回声音就在她耳畔响起,甚至唇齿之间的微弱气息都已拂到了她的脸上,小周后急退一步,再度看去,眼前已凭空出现了一个俏生生的人儿。这人穿一身杏黄道袍,背一口绿鲨皮的宝剑,杏黄色的剑穗儿拂洒在肩头,头上挽一个道髻,一只绿意盎然的碧玉簪子横插在道髻上,衬得她那张俏脸清雅脱俗,丽光照人。

   虽然惊于此人出现的古怪,可是听她话语客气,又是这样一个绝色道姑,小周后怯意稍去,不禁问道:“这位仙姑……是……是什么人?”

   她此刻倒有些怀疑这个美貌道姑是白天上而来的仙子,恰她凄苦,要引她往极乐世界去了。随着李煜诵经念佛那么久,也难怪她会有此想法。

   那美貌道姑歪着头上上下下仔细打量她一番,一双精光闪烁的眸子,偏就透出一股迷离空濠的柔媚劲儿,这股活色生香的媚劲儿,简直是颠倒众生,打量一个女人时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风情尚且如此,如果她存心媚威一个男人的话,恐怕天下间没有几个人能抵挡得了她的魅力,这种神态可就不怎么像是一位不食人间烟火的天上仙子了,不过小周后刚刚见识了她神鬼莫测的出现方式,一时倒没想到这一点。

   那美貌道姑仔细打量她一番,啧啧地赞叹几声道:“国色天香,我见犹怜呢,你是唐焰焰还是吴娃儿?”

   小周后一听这么问,登时清醒过来,她在唐宫时,李煜找了许多佛道两教的高人来传授经义,其中不乏能高来高去的世外高人,如今看来,这位美貌道姑也是这样一位异人了。前些日子杨浩遇刺的事,小周后也是知道的,杨浩虽控制了银州,可是暗中对杨浩怀有敌意的仍不乏其人,如今见运道姑来的古怪,开口就问及杨浩的两位夫人,小周后便难以揣摩她的来意。

   她得杨浩相助,逃脱了赵光义的毒手,唐夫人和吴夫人待她又十分的热忱,被她视做闺中蜜友,她如今活的还有一丝生趣,全国这一家人而起,对她们自然起了维护之意,眼前这古怪的美貌道姑也不知来意善恶,焰焰和娃娃如今就在书房中盘帐,如果这道姑不怀好意的话,她的武功又这么高……

   想到这里,小周后毫不犹豫地冒充了与她最谈得来的吴娃儿,颔首说道:“奴家是吴娃儿,不知这位仙姑是?”

   那道姑一听笑逐颜开,神色间竞透出几分的亲热来:“呵呵,吴娃儿,清吟小筑主人,色艺俱佳的大梁第一行首么?杨浩信上提过你的出身来历,如今一看,果然名不虚传。如此容色比我当年在洛阳……呃……,。不错,不错,真是个拒人喜欢的孩子,。”

   小周后听得暗暗纳罕:“大梁?自朱温灭唐称帝改称大梁为东都,汴梁城就再没叫过大梁这个名字,怎么还叫这么古老的名字?孩子?看这道姑顶多比我大上两三岁,说话怎么如此老气横秋?”

   心里这么想着,小周后面上却丝毫不敢表现出来,要说起来,小周后也算是冰雪聪明的人物,否则也不会琴棋书画诗词歌舞样样俱精了,应变起来倒也不露破绽:“不错,奴家正是吴娃儿,仙姑还未告知奴家法号,不知仙姑法驾驾临,意欲何为?”

   那仙姑抿嘴一笑,颊上便露出两个迷人的小酒窝:“本仙姑的法号么,呵呵,你唤我一声静音师傅就可以啦,我这次来,是受了杨浩那老鬼师傅的托付,要得本仙姑的一身艺业传授给你们,我本住在雁门关外紫薇山,接到杨浩的信,得知你们要到少华山隐居,我本来是想直接赶往那里的,幸好半路上随意问了一句,才晓得你们竞然到了银州……”

   小周后听她并无恶意,便不想冒充吴娃儿了,小周后正要对她说明身份,忽听她说受杨浩的师傅托付要传授她们武艺广不由怦然心动,她平时与焰焰她们闲聊,杨浩曾拜传说中仙人一般的吕洞宾为师的事她也是知道的,眼前这美貌道姑竞是受吕祖所托来传她们技艺的?

   一念及此,到了她嘴边的话儿便又咽了回去,迟疑问道:“仙姑…仙姑是耍把您这来去无踪的武功传授给我么?”

   静音道姑嘴角一翘,笑得有点儿邪性,不晓得她笑得为什么如此古怪=“就算是吧,差不多,嘻嘻,反正……本仙姑的这身本领,都是要倾囊相授的。你的年纪虽然大了些,不过比我当年……当年刚刚习练这门道法的年岁也差不多,看惨根骨也是上乘,只要不太笨的话,应该学得来。”

   刚刚说到这儿,静音道姑耳朵动了动,又笑道:“有人来了,本仙姑此来的消息,不想对人张扬,我就住在栖云观,这银州城里,只有这么一座道观,好找的很,你和唐焰焰就来那儿见我。巴。至于你家官人么,你想把我的消息告诉他也无妨,不过…不要叫他来拜见我啦,他是那老鬼的徒弟,见了他怪难为情的。”

   静音道姑说罢双肩一晃,整个身子凌空而起,足尖在假山石顶再一点,整个人便翩然不见。”

   “随她……学艺?”

   小周后心头一热,一个冒名顶替的大胆念头忽然浮了上来。

   经历了国破家亡的创痛,颠沛流离的生活,小周后才发现自己自幼所学全无用处,在往昔以为高雅的,在这乱世只能用来娱人,倒是她以前看不入眼的雕虫小技才足以傍身。

   一个女人,尤其是一个拥有美貌,却没有足够的势力保护自己的女人,那她的美貌只会给自己带来无尽的悲剧。如果自己也能像这位静音仙姑一样,拥有这样一身大本事,虽不能挽回国运,但是面对着赵光义那样心怀不轨的人,至少却能保护自己。

   有生以后,周女英头一回生起窃名盗艺的念头,心中不由怦怦直跳,她在唐宫时与那些仙长高僧们来往多了,也知道那些高人重视衣钵,不是什么人都肯将一身艺业倾囊相授的,为了学那高来高去的本事,这才存了冒名顶替的念头。

   那仙姑既把我错认成了娃娃,不如我就冒充了她吧,她本来是要把一身武功传授武艺给唐焰焰和吴娃儿的,待我……待我学会了再毫无保留地转教她们,那还不成么……

   刚想到这儿,忽听得一阵脚步声传来,小周后赶紧举箫就唇,装模做样地吹了几个音节,却因气息散乱难以成曲。这时身后便传来了杨浩的笑声:“娘子晓得为夫来了,竟然欢喜的曲不成调了么?

   小周后急忙回身,赧然道:“啊,原来是太尉到了。”

   小周后是典型的江南美女,娇柔玲珑,体态纤细,穿着这一袭皮裘时背影与娃娃酷肖,杨浩又是先入为主,认准了这站在娃娃院中、挽着堕马髻的少*妇除了娃娃再无旁人,不想竞认错了人,他张开双臂,眉开眼笑地正要上来拥抱,一见竟是小周后,不由闹了个大红脸,讪讪地收回双手道:“啊,夫人恕罪,在苹……在下一时认错了人,实在冒犯了……”

   小周后刚刚打了冒充人家娘子盗学武艺的念头,心中发虚,一颗芳心也自急跳不已,却故作从容,浅浅一笑道:“太尉客气了,这也谈不上冒犯……”

   这时书房门儿一开,唐焰焰和吴娃儿娉娉婷婷地走了出来,四双美眉一起瞟来,瞟得杨浩心惊肉跳,忙敛起笑容,一本正经地肃手道:“夫人,请。”

   十行四人进了花厅落座,唐焰焰便道:“浩哥哥,我与娃儿刚刚盘了一回帐日,你要购买斜井、粮种、农具的钱勉强凑得出来,不过稍嫌紧张,要不要再向商贾借贷一些?

   杨浩摇头道:“既然凑得出,那就不要借贷。不只是利息的问题,我们必须尝试自己承担压力、培养解决问题的能力,如果脊梁骨始终是别人的,那人家一旦抽身而去,你还怎么站得住?

   唐焰焰俏生生地白了他一眼,嗔道:“好啦,你句不可以不就成了,偏耍哕哩哕嗦讲一番大道理出来,谁耐烦听。

   杨浩笑道:“习惯了,习惯了,平时有什么事吩咐下去,总要将前因后果交待个明白,让下边的人详细了解我的意图和我想要达到的目的,哕嗦惯了。呵呵,等我把人用熟了,不需要事无巨细都交待得清楚明白的时候,你想要我说这么多,我还懒得说呢。”

   唐焰焰撇嘴道:“稀罕。”

   娃娃走到杨浩身后,轻轻给他按揉着肩膀,笑道:“姐姐不过是跟官人撤撒娇,官人怎么如此不解风情呢。对了,宴请诸部酋领头人的事安排的怎么样了?”

   杨浩道:“具体事宜,交给徐大人去办了,你知道,这种事裁也不甚了了。不过许多东西,徐大人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比如说咱这银州城,几番战乱下来,拿得出手的厨师寥寥无几,既是宴请,这酒宴当然不能马虎了,可我想做几道他们不常见的美食,却没个着落。娃娃,你的烹饪手艺那是没得说的,不过你做的菜肴都大过精致,不适宜这些西北大豪,你可懂得些既有中原菜式精致、又有草原柴式风味的菜肴?”

   娃娃迟疑了一下,为难地道:“官人也知道,汴梁那些食客,都是食不厌精,脍不厌细的主顾,那一碟子菜三筷子下去就没了踪影,的确是不适合这里人口味的,不过奴家…。

   小周后见他们夫妻当着自己的面打情骂俏毫无顾忌,简直透明人,心中十分的不自在,本想起身告辞的,听到这番话,不由脱口道:“太尉耍制作些既有中原柴式的精细,又有草原风味的佳肴么?或许……或许妾身可以提供几道菜肴。

   杨浩一呆,奇道:“夫人知道些别开生面的菜式?

   小周后脸色微晕,有点难为情地道:“昔日在唐宫,平素闲来无事,亍烹饪之术,妾身确曾仔细研究过,于宫廷御宴之外,特取四夷特产,或制菜肴,或制点心,或做羹汤,精心研制菜式共计九十二款,想必…’想必正合太尉所用。

   小周后于琴棋书画、诗词歌赋之外,还发明了风靡江南的天水碧衣料,亲手裁制了各种款式新颖的衣衫,研制了多种粉饼胭脂、研发多款菜式等等,要搁现代,小周后就是舞蹈家、音乐家、词曲作家、服装设计师、美容专家以及通晓各系菜式的食神等等,一连串的头衔足以使她成为世界最全能的一流才女。

   不过在当时那个年代,这些东西都是不登大雅之堂的玩意儿,若是寻常女子说她擅女红、烹饪倒也罢了,可是一国皇后研究这些东西可就为人诟病了。小周后不问政治、不谈国事、不讲权术,也没有像某些贤德的皇后那样,用心良苦地整日劝诫夫君耍励精图治,一心扑在国家大事上。

   说到骨子里,她就是一个一心一意只想做个幸福小女人,喜欢把生活艺术化的小资女青年,她要是王侯将相的夫人,这么做那可是贤淑之极了,说不定皇帝陛下还要封个诰命给她,赞她识大体。如果她是公卿名士的夫人,就凭这些创举,也足以与李持照、薛涛之流比肩了,可是她是皇后,这立场与责任便不同了,江南文人痛惜国亡之祸,已经有人亍诗词之中追索因由,把唐国覆灭的原因纠结于小周后这个祸水了,也难怪她·提起来时怯生生的有些难以张口。

   杨浩却没有丝毫鄙夷之色,反而鼓掌大笑:“真是无助我也。多谢夫人,这些菜式都是夫人亲手研制,想必大多都还记得,这就事情就请夫人亲自主持其事如何?”

   娃儿握起小粉拳,在他肩头轻轻捶打了一下,轻嗔道:“官人得意忘形了么?夫人的身份,怎好抛头露面,这些事情又怎好要一个妇道人家亲自去做?请夫人写出菜谱,那些三脚猫的厨师按图索骥,还做不来么?”

   杨浩一拍额头,连声笑道:“对对对,还是这样妥当。”

   小周后终于发现自己所学原来也有一点用处,心中欢喜地很,而且她此时也挂念着那个挂单栖云观的仙姑,便就势起身道:“既然如此,那妾身立即回府,誊写菜谱。”

   “好好好,此事说来还真有些紧急,不但要让厨师们照着先行烧制一下,调理口味,恐怕有些难得一见的食材也得及早购买,那就有劳夫人了。”

   娃娃嫣然笑道:“那我送送夫人。”

   小周后向杨浩和唐焰焰浅浅一笑,颌首为礼,与吴娃儿款款走了出去。由于心中欢喜,那步履轻盈起来,依稀便恢复了几分昔日的神采飞扬,衩袜步香阶,手提金缕鞋的小周后袅娜行去时,那是怎样的风情万种?就连杨浩也不禁投以欣赏的目光,可惜他的日光随着人家刚刚走出不远,耳朵便被唐焰焰提在了手中。

   “喂,再看眼珠子就掉地上啦。”

   杨浩哈哈笑道:“你这丫头,呷得哪门子干醋,你家官人也就嘛。真要好色,当初某人投怀送抱,主动色诱时,你家今人早就饿虎扑羊号-,你说是不是呀?”

   唐焰焰性情泼辣,可自打嫁作人妇,反而喜欢害羞了,听他拿自己当初的事取笑她,不禁大嗔,跺脚道:“好呀你,又拿这事儿取笑我。

   杨浩伸手一揽她的纤腰,唐焰焰便坐到了他怀里,杨浩轻抚着她手感诱人的翘臀,柔声道:“娘子,这些时日为我做内当家,累坏了吧?以前做唐家大小姐的时候,你可从不来不需要你操这些心的。”

   唐焰焰白了他一眼道:“哼,现在才来甜言蜜语吗?累倒不累,自家的基业,不帮你看着,我还不放心呢。只有一件事我不甘心。

   杨浩奇道:“什么事不甘心?”

   唐焰焰道:“人家先嫁了你…。以前那段时间不算喔,可是冬儿姐姐却先有了孩子,人家到现在肚子还没一点儿动静,你说是不是你偏心?”

   杨浩叫起了撞天屈道:“这可怨不得我,老爷我鞠躬尽瘁、辛勤耕耘,用在娘子身上的功夫可不少哇,你自己不生,怪得谁来?”

   唐焰焰大恨,在他唇上咬了一口,瞪起俏眼道:“喂,你是夫,你是天嗳,本姑娘生不生还不是你说了算?自己没本事,还要怪人家,亏你还是一个大丈夫。”

   杨浩一把抄起了她,把她打横抱住,哼道:“敢说你家夫君没本事?嘿,这可是犯了男人的大忌呢,小娘子,今天我就与你盘肠大战三百回合,且看是你不行,还是你家夫君不xing

   “喂喂喂,夭还亮着呐……

   “亮就亮呗,又不是头一回了,亮着还省的点灯呢。你不

   晓得如今油价很高么……

   萧伊走进大堂的时候,徐铉正埋堆文案之中,他回到自己的官衙处理完要紧的公务之后,便摊开了群雄大会的详细章程,仔细推敲疏漏之处。

   萧伊见他神情专注,便毫不见外地自己倒了杯茶,在椅上坐了下来qiao着二郎腿看着他,过了半晌,见他还未发现自己,这才咳嗽一声,徐铉一抬头,不禁笑道:“老萧,什么时候回来的?

   萧俨笑道:“有一阵了,看你专注的样子,你这公堂被人搬空了你都发觉不了。”

   徐铉笑着捏了捏眉心,起身离开公案,在萧俨旁边坐了下来:“你那边梅事都办妥了?”

   萧伊道:“目前就只有这么多了,原府库之中的书籍、豪门大户人家捐献的书籍,还有誊抄的孤本、珍本,以及本地有名的文人,全都送往芦州去了。”

   徐铉感慨地道:“我本以为杨太尉是一介武力,只晓得争夺土地、人口,建立军队,想不到对这些文人才关心重视的事居然如此上心,通译馆、博史馆、印书社都迅速建立起来了,还有太尉发明的那个什么活字印刷,了不起呀,实在是了不起呀。有时候我真想不通,太尉哪里来的那么多奇思妙想。

   萧俨颇有所感地点点头,说道:“是啊,兴工商,立农牧,恩威并施,宽猛相济,可求一时之治。同之以利,化之以文,融之一族,方能长治久安。天文历算、地理方志、诗词歌赋、兵书战册,乃至儒道释法墨诸子百家的典藉,这是一个国家不可或缺的东西,却不是一方诸侯的当务之急。杨太尉所图甚大,眼光更是长远啊。”

   杨浩有意将芦州打造成一个宗教、文化中心,把银州建设成为政治、经济中心,为此不但在芦州建造了译书馆、藏书馆、印书馆,兼收并蓄百家学说,吸纳各族思想文化,还开设了几家学府。樱桃视频app污下载免费下载知识的收集要发挥实际的作用,就需要许多人去学习它。而杨浩如今还不过是西北四藩中的一藩,就开始着手做这些事,自然难免连徐铉、萧俨这样的人都要赞他一声:“胸怀天下,志向远大。”

   萧俨说到这儿,忽又想起一事,说道:“喔,对了,回来时在栖云观前遇到了夫人,夫人刚从杨太尉府上回来,似乎要到观里进香。真是奇怪,佛道两家,夫人一向是比较崇信佛家的,怎么放着佛寺不去,现在改信了道教?”

   自唐亡国,他便不能称小周后为娘娘了,唯有以夫人称之。他提起夫人,徐铉自然知道他说的是谁。听他提起小周后,徐铉的脸色忽然有些不豫起来,沉默半晌,他才有些低沉篙乡乡乡!“老萧,夫人…这些时日往杨府里去的太勤快了

   萧俨“唔”了一声,不置可否。

   徐铉奇怪了他一眼,又点拨道:“民间虽不识夫人身份,但是亦有许多风言风语,难听的很。这个…’你可曾听闻?”

   萧俨抬起眼皮瞟了他一眼,问道:“鼎臣以为唐太宗这样的人物算得上一世明君么?”

   徐铉脱口道:“当然,茂辉兄何出此言?”

   萧俨不答,又问道:“鼎臣以为,房玄龄、杜如晦、魏征之流,算槔上一世能卡么?

   徐铉明白了他的意思,便沉默不语起来。

   萧伊道:“隋炀帝是李世民的表叔,又是李世民的岳父,李世民却纳了隋炀帝的萧皇后为妃。玄武门之变,又纳弟妇为妃,宫闱之洁较之杨浩如何?怎不见贤相房杜之流对太宗私闱之事耿耿于怀?大醇小疵,瑕不掩瑜,自古以来,哪个英雄不风流?你想让杨浩做圣人吗?圣人能成为好皇帝吗?”

   萧伊比徐铉还牟长九岁,十岁中童子试,后入朝为官,道德学问那是没得说的。南唐中主李稷曾造华楼一座,群臣都称赞不已,当时唯有萧俨说:“可惜楼下少了一口井。”

   皇帝问他什么意思,他说:“因此比不上景阳楼啊。”

   南北朝时,后主陈叔宝不理政事,沉缅淫乐,宠张丽华,建景阳楼,楼下有井。祯明三年,隋将贺若弼、韩榆虎攻入陈的国都建康,“玉树后庭花”的张丽华投井自尽,陈后主束手就擒,从此人们便称此井为“辱井萧俨因为这句话惹得中主大怒,被贬谪到了地方。

   等到后主李煜继位,他又回朝做了大理寺卿,杨浩和耶律文在唐国礼宾院大打出手、第一次发生冲突时,就是他入宫禀报,因见李煜沉迷棋道,不闻不问,怒而掀了李煜的棋盘。唐国诸大臣中,萧伊乃是第一诤臣,徐铉素来敬重的,听了萧俨这番话,徐锗面上不豫之色渐去,但还是犹豫道:“可……可她终究是你我旧主之妃,脸面上须不好看……

   萧伊叹息道:“她有倾国倾城之妻,就一定会成为男人追逐的猎物,不管是谁,如果能掌控她的命运,岂会不把她变成自己的战利品?逝者已矣,何妨让生者有个好一点的出路。母仪天下,命带桃花,这……本就是她的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