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逸天走下楼后轻轻地吁了口气,幸好萧姨通情达理的替他说话,不然,萧姨要是心生怨恨的对他倒打一耙那么可想而知他肯定要背负上洗也洗不掉的偷窥罪名了。能看av永久免费

走下楼后他来到沙发上坐下,喝了口茶,看了看时间,已经快要十一点了,差不多可以回去他在清水小区租住的房间休息了。

本想跟吴妈打个招呼就走,可转念一想觉得又有点不妥,毕竟刚才在二楼上他可是意外的看到了萧姨全裸的成熟娇躯,如果就这么一走了之,不跟萧姨道个歉也说不过,在怎么说萧姨刚才说话也帮了他一把。

再则,不管是意外还是有意,一个大男人非亲非故的就看了人家一个女人的身体,这是不敬的,出于礼节是该道歉一下,同时说不定还能让自己在萧姨心中的形象有所改善呢。

如此想了之后方逸天决定再多坐一会,等到萧姨下楼之后亲口跟她道个歉,证明自己并不是那些怀有色心的无耻之徒。

“小方,我刚熬好了骨头汤,你要不要喝点?今晚你们都没有吃饭,这会儿应该饿了吧?对了,萧姨跟小姐她们呢?”吴妈从厨房走了出来,问道。

“哦,萧姨跟小姐在楼上呢。”方逸天说着一笑,又道。”骨头汤?好啊,说起来还真是有点饿了。”

恰好这时,萧姨从楼上款款走了下来,她的身上穿了一套浅粉色的睡衣,丝质柔软的睡衣将萧姨那丰腴成熟的身体曲线展示了出来,胸前微微开领,露出了一抹诱人的雪白柔嫩,方逸天心知,这一抹雪白的下面便是那宛如大海般的汹涌波涛,又如同那仰之弥高的巍巍高峰一般耸立着,那才是最为诱人的。

萧姨这套睡衣虽说全身包裹得很紧,饶是如此,她胸前的硕大却是遮掩不住的,并且随着她的走动而微微起伏颤抖,就像是一波一波的浪潮般,连绵起伏着,煞是壮观!

方逸天顿时便判断出来萧姨睡衣里面没有戴胸罩,这也是情理之中,大多数的女人本来就不戴胸罩睡觉。

“萧姨,你下来了,你要不要喝完骨头汤?我给你跟小方都盛一碗吧。”吴妈说道。

萧姨的目光看似漫不经心的从方逸天的身上扫过,她那张美艳万分的脸上似乎是微微晕红了起来,那一刻,她不禁想起了她从浴室走出来时恰好遇上了方逸天的情景,脸色不由自主的微微一烫,可萧姨毕竟也是过来人了,因此脸色很快便镇定了下去。

混血美女与白猫惊艳你的时光

“萧姨,你洗完了呃,不、不是是你已经穿衣服了不对,那个”方逸天一阵手忙脚乱,嘴里更是语无伦次,发觉无论说什么都不适当,最后,他干脆闭上了口,看着萧姨苦笑了声。

“扑哧!”

萧姨看着方逸天此刻的样子之后自己都忍不住笑了笑,很自然的走到沙发上坐下,随口问道:“你还不回去?听小雪说晚上你都是回去自己的地方休息,对吗?”

随着萧姨的坐下,一股淡淡的蕴含着萧姨身上的成熟风韵的幽香气味传到了方逸天的鼻端,他一笑,说道:“我这就准备回去了,不过想等萧姨下来亲口说两句话。”

“等我下来?说什么话啊?”萧姨微微一诧,转头看向方逸天,那双妩媚的眼睛中闪过一丝诧异之色,她并不认为她跟方逸天之间有什么话好说的,本来两人在地位上就不是同一个阶层,话自然也就无法对接得上。

“是、是这样的,萧姨,刚才我匆忙的跑上楼去的确是太鲁莽了一点,可是我并没有想到萧姨恰好也走了出来所以,我是跟你道歉的,刚才我并不是有意。”方逸天厚着脸皮,说道。

萧姨闻言之后这才知道方逸天原来是为了刚才两人的尴尬遭遇而道歉,那时的情况说起来也不能怪方逸天,分明是个意外,可她不曾想方逸天还煞有介事的跟她道歉,随即她轻轻一笑,说道:“你也不用道歉,刚才只是个意外!”

说着,萧姨脸上的晕红之色更加明显,看上去便是多了一丝的风情,更显妩媚之色。

这时,吴妈已经把骨头汤端了过来,分别递给了方逸天与萧姨一碗,方逸天喝了口,忍不住赞道:“吴妈,很好喝,很香很浓,真是麻烦吴妈了。”

“哎,不麻烦,不麻烦。”吴妈笑了笑,便走开了。

萧姨喝了几口骨头汤,突然转头问道:“方逸天,你下午的时候说的通过推拿按摩可以消除我身体内的虚火?”

“可以,这虚火不宜留在体内太久,一旦虚火淤积那么将影响身体的肝肾肺,表面上的肌肤也会毫无光泽,甚至会出现色斑等等。”方逸天说道。

“对了,你还说你自己会推拿按摩?你的有没有效果?”萧姨满是期望的问道。

那一刻,方逸天的心忍不住一荡,暗想:难道萧姨有意让我给她推拿按摩?NND,这可是天赐良机啊!

“呵呵,如果我夸赞自己说我的推拿按摩手法很有效果那么萧姨也会觉得我是在空口说大话,如果说没效果这也对不起我的良心,总之,萧姨如果想知道有没有效果我倒也不介意在萧姨面前献丑。”方逸天一笑,淡淡说道。

“哦!”萧姨笑了笑,心中似乎是在寻思着什么,漫不经心的抬起眼看了看四周,并没有其他人之后她才不以为然的淡淡说道。”既是这样那么有机会的话我倒是想试试。对了,你说的那个中草药酒,就是滋补我发根发质的药酒如果可以的话烦请帮我留意一下,要是有合适的你可以替我买下,过后我在给你钱。”

“可以,既然萧姨信得过我那么这事就包在我身上吧。”方逸天慷慨激昂的说着,心中却是在暗暗激动窃喜不已。

只要有机会那么自己就可以在萧姨的后背上亲手触摸的推拿按摩了,当然,为了展示自己的全面推拿按摩手段,萧姨的正面也是需要按摩的不是?在这点上不能含糊,要全面,全面

方逸天心中暗暗想着,嘴角边流露出一丝掩饰不住的笑意。

“方逸天你笑什么?”萧姨看到方逸天的目光略显空洞,嘴角边带着些许的笑意,不由的问道。

“呃抱歉,刚才走神了,想到了一些以前的糗事就忍不住笑了。”方逸天回过神来,处变不惊的说着,尔后看了看时间,说道。”都这么晚了,萧姨我就先回去了,待会你跟林小姐说一声,晚安!”

“晚安!”萧姨轻轻一笑,站了起来。

方逸天看着萧姨那张明艳动人风情万种的俏脸,也轻轻一笑,便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