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看着鬼宿,眸底跳动着什么:“下一批人何时会到?”

往年不是没到春末夏初以及夏末秋初都会有人从紫川到桑城么?这一批人的到来晚了一个多月,那么下一批又会是何时?

再往后延,到了十月份之后赤海的风浪会越来越大,到时候海上行船十分不安全,根本不会有商队敢在上头走一个多月。

鬼宿迎视她和楚江南,将自己打听回来的消息一五一十禀告。

原来是桑城那边出了点意外,似乎沐家有了些变故,有传闻说沐老城主病重,如今的城主、也就是沐如云沐如画姐妹两的亲娘沐秋霜决定,今年只办一次两地的商队交易。

也就是说,今年春末夏初这一趟延后一个多月,夏末秋初那一趟直接取消了。

铁生那天赶上了春末夏初的一趟,若是赶不上,只怕今年就来不了了。

七七和楚江南、鬼宿到达大厅的时候,沐初也已经赶了过去。

铁生和东方溟将桑城那边的情况事无巨细清清楚楚说了一遍,是不是沐老城主病重,现在还是未知之数,沐家将消息封锁得厉害,这段时间沐家也下了禁令,府里的下人如无必要一概不许外出。

所以,大家想要打听消息,难。

小玉儿早早已命人前往各城,如今每个城里都有他们的探子在,但从这里到桑城,中途得要经过一个夜城,一个海城,鸽子又是新近养起来的,尚未能好好运用。

小玉儿昨夜才将任务送出去,等到要收到确切消息,只怕最快也要半月之后。

情人节妹子俏丽风姿露美艳诱惑

七七不无担忧,万一去皇城参加蹴鞠大赛的直接就是沐如云本人,他们这一趟出门,只怕办事会受到阻滞。

七七最担心的是,自己是梦苍云女儿的事情,沐如云究竟知不知道。

让赶了一整夜路到达的铁生和鬼宿以及东方溟下去休息之后,回到偏厅用早膳,遣退所有下人,她还是忍不住将自己的担忧告诉他们。

提起沐如云,沐初虽然脸色未变,但眼底还是闪过了一抹幽黯。

这眼神的变化,七七就算看不清,也能猜得到。

“阿初不用担心,我不会让她再伤害你。”七七盯着他,认真道。

沐初只是浅笑,将盛好的粥推到她面前,自己低头进食,不说话。

他身上的蛊毒虽然已经被年一用方法压制住,但,经不起施蛊之人的催动,若是沐如云在他面前催动蛊毒,他身上的蛊毒还是会被引发出来。

“我们不去桑城就不会遇到她,她是桑城城主的女儿,也是城主最得力的助手,她必然会留在桑城做大事。”七七依然看着他,一脸认真:“我猜这次去皇城的会是沐如画那丫头,绝不会是沐如云,别担心。”

“我在担心么?”沐初目光柔柔的,与其说他担心,不如说是这丫头在焦急。

蛊毒这种事,或许,不需要沐如云来找他,若有必要,他会亲自去找她一趟。

“吃吧,不是还要去向木兰雨打听这里蹴鞠的规矩?再不吃,东西就要凉了。”沐初将点心推到她面前,柔声道。

七七只是颔首,给身边的楚玄迟夹了一块点心放到碗里,才低头无声进食。

迅速解决早膳,七七立即请人去了一样兰居,不料一大早木兰雨并不在自己的院子里,不得以,只要将弘卿请了过来。

圣水门后山处就有好几个蹴鞠场,弘卿来的时候,还带来了八名身穿球衣的女弟子……这衣裳和昨日天一水送过来的“战衣”极其相似,只是没有天一水送的那套好看,七七姑且将它称之为球衣。

果真是个个都露出长臂的,弄得七七那四名夫君的脸色一个比一个难看。

七七也是没辙,这里是梦族,人男子才是大家闺秀,女子却是可以出来抛头露面的,别说只是露个手臂什么的,说不准以后还会看到更多露腿露肚脐眼的。

这念头才刚从脑袋瓜里闪过,不远处,已经在热身的其中一名女弟子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热,经弯身将裤腿解开,挽了起来扎在膝盖下方的位置。

一截算不上白皙但也不算黑的小腿就这样露了出来,楚玄迟一不小心看到,一张脸顿时铁青了起来。

“这种衣裳,不许穿。”眼角余光还能看到那名女弟子大大咧咧的模样,他一脸嫌弃,盯着七七身上那套还算正常的戎装,冷哼道:“伤风败俗。”

“……”七七很是无奈,人家在梦族那是最正常不过的事儿,哪里伤风哪里败俗了?他要是知道自己以前在二十一世纪的时候还穿过泳衣,岂不是会气得直接将她的脑袋瓜拧下来?

弘卿浅咳了声,知道这位玄公子甚少说话,简直可以说得上是惜墨如金,能丢出这么四个字,可见忍耐已经到了极点。

考虑到他们是从紫川过来,而紫川那个地方据说又是男尊女卑,女子不可在外抛头露面,他道:“其实,男子也可以出赛,但不能全队都是男子,否则会被人笑话,玄公子……”

某男转身走开,直接丢给他一记冷冰冰的背影。

让他和这些妇道人家在这里拉拉扯扯纠缠不清,没门。

七七尴尬一笑,无奈道:“他……他性格不是很好……不!他性格很好,是我不好!”

那一记回眸,直接吓得她将所有话语咽了回去。

等楚玄迟走远,回到蹴鞠场边的席位上落座,她才拍了拍胸口,看着弘卿小心翼翼道:“我夫君性子向来如此,小卿卿不要见怪。”

弘卿不置可否,那位玄公子虽然脾性冷傲,但却不会让人感觉不舒服,所以,也就步当一回事了。

人长得俊么,不仅女子见了倾心,男子看到也会觉得赏心悦目,哪里还舍得责任。

“咳!”七七重重咳了一声,见他的目光终于从远处楚玄迟身上移开,她才沉声道:“我夫君没有特殊爱好,弘公子最好不要胡思乱想。”

弘卿有几分无辜,但见慕容七七连对自己的称呼也从“小卿卿”一下换回到“弘公子”,可见对那位玄公子的在意。

他倒是有点想笑的冲动了。

“在下也没有什么特殊爱好,慕容姑娘放心。”与她一起往蹴鞠场上走去,他道:“不知道紫川的蹴鞠规则是不是与梦族一样,在下先向你介绍一下这边的规则。”

“好。”请他来便是要让他好好给自己讲讲规则的,七七自然乐意去听。

她那四位夫君也坐在不远处的场外,虽然有点距离,但还能听得清楚。

小玉儿带着九萬、九筒以及九索,站在一旁也是听得仔细。

这里的蹴鞠比赛,每个队伍有八人,比赛规则很简单,中途其实可以用手去触碰蹴鞠,但不能抱着蹴鞠走动,走动的时候,蹴鞠一定不能在手上,只能用脚踢,也可以用身体去顶。

最终的目的自然是要让蹴鞠落入对方的龙门,规定半个时辰一场,半个时辰里又分上下两场,中途休息一炷香的时间,半个时辰结束,将蹴鞠踢进对方龙门为数多者为胜。

其实和现代的踢足球规则相似,只是有点地方不太一样,例如,不是守门员也能将球接在手里,只是接了球的时候不能行走,更确切地说是不能脚离地。

这点倒也公平,只要脚离地就必须将手里的蹴鞠扔出去,否则,就是犯规,也省得有人一直抱着球乱跑。

不一样的地方不是很多,七七还能勉强适应,蹴鞠是用牛皮所做的,里面不是空气,而是填满了羽毛之类轻盈的东西,弹性还算不差,但就是比足球还少了一个号。

幸而,不算少太多,多踢两回也就能适应了。

关键的关键是,抖淫免费她们队伍不仅人数不够,就连她今日带来的人,也没一个从前是踢过蹴鞠的。

踢蹴鞠说白了就是有钱人家的玩意儿,小玉儿和九筒她们过去那是什么有钱人家的孩子,更别说在紫川,踢蹴鞠的都是男子,女子是嫌少有人会踢的。

除了七七,带来的四人,竟是无一人能将那个小小的蹴鞠控制在自己脚下,九筒甚至还一脚踩爆了一个,当即羞愧得想要躲起来,再也不要出来见人。

清幽云巧和蜘儿落尘又不在身边,这下,七七倒真是被难住了。

昨天心里焦急,又因为一个梦君,整个人都乱了,哪里想得起来这些小细节?

回头,求助的目光往四位夫君身上瞄去,四人却只是别过脸,状似在欣赏这圣水门后山的风景,没一人愿意理会她。

求助无门,七七抬起手背擦了擦额角上的汗迹,正要吩咐大家继续跟随弘卿带来的弟子训练,不料蹴鞠场外,一队人马齐步走了过来。

走在前头的天纪云一身标准的露臂球衣,瞟了眼正在学控球的小玉儿,两道弯弯的秀眉顿时扬了起来,一脸不屑道:“慕容七七,你不会从现在才开始学习蹴鞠吧?”

七七不想理她,天纪云却又道:“你当真以为去皇城参加比赛是件容易的事儿?知不知道每年有多少人去了皇城,直接就回不来了?”

七七眉心一簇,回头看着她,讶异道:“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