糟了!

宁雪陌把头一缩,和二号侍卫往洞深处走了走……

“小心!”二号侍卫一把扯住了她,她自己也感觉到脚下似踩到了某种滑腻腻的物体……

她心里一惊,流水般向后一退,再低头一瞧,身子僵硬了一下。

在他们脚下盘着一条大蛇,大约有两丈长,小吊桶粗细,黄瓜影视半盘在那里,一只三角脑袋高高竖起来,一双冷幽幽的绿眼睛紧紧盯着宁雪陌两个人。

山洞较黑,宁雪陌毕竟功力浅,夜视能力差,一开始并没看清洞内景致,刚才那一脚差点踩中的正是它的尾巴。

宁雪陌知道,这种蛇脾气暴躁,攻击能力很强。

而宁雪陌二人也因为刚才的跑动,身体散发出大量的热量,此刻身上的体味已经和这些蛇不同。按道理说,这蛇会爆起伤人。

却没想到那蛇只是用一双绿油油的眼睛威胁性的看了他们片刻,身子向内缩了一缩,又闭上了眼睛,山洞内又恢复黑暗。

外面伸进来一只巨大的鸟嘴,鸟嘴里探出一条舌头拼命向洞深处划拉–

宁雪陌二人屏住呼吸,尽力将身子贴在山洞壁上,好在这山洞够深,那鸟舌头也够不到他们。

不过看着那鲜红的舌头在面前不远处掠过,宁雪陌后背上的寒毛还是根根竖立。

邻家小姑娘的清纯写真

这鸟嘴的舌头居然能探入这么深!这个世界的鸟都这么变异!

那鸟舌头在洞内探了片刻就缩了回去。

宁雪陌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外面便传来鸟嘴啄石头的声响。

轰隆声响中,随着一块块的大石落地,外面窄小的洞口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大……

糟糕!看来这鸟已经发现洞内有蛇或者其他食物了!

宁雪陌他们几乎已经退到了洞的最深处,照这样的速度,不出一刻钟他们就得被鸟嘴卷出去!

他们不能坐以待毙!

那鸟凿石头凿上片刻就会探进舌头来试一圈。

宁雪陌快速在自己和二号侍卫的兵刃上都涂抹上了不同的烈性毒药,趁那鸟舌头再次进来探测的时候,飞身而起,各自捅出一剑……

“嗤嗤”两声响,两把剑都扎入那舌头之中,鲜血飞溅……

那鸟一声凄厉长鸣,舌头闪电般缩了回去。

若不是二人撤剑够快,几乎也被那舌头给带出去。

外面传来鹰隼声声长鸣和呼呼的声响,显然那鹰隼疼的直扑腾。

再过片刻,鸟鸣声停住,又传来疯狂凿石头的声响,显然那鸟怒了!凿石头的速度比先前又加快了不少。

那毒药竟然没起作用。

也对,这鸟天天吃的就是毒物,对毒有极强的抗药性,用毒毒翻它的计划再一次落空。

而且这鸟吃了一次亏后也学乖了,再不用舌头来探路,只是疯狂扩大洞口。

“嘶嘶……”身后传来声响,宁雪陌二人回头,见那条黄金蛇再一次挣开眼睛,冲着二人吐着长长的信子,一颗大头一点点逼近他们……

宁雪陌下意识后退,这一后退那就是向洞口方向退。而洞口还有一张巨大的鸟嘴等着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