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前的女孩儿眉眼弯弯,笑得跟一只小狐狸一样。李宇飞难得的露出笑容,沉沉一句,“好。”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张玉生已经将安亦晴需要的三个经理人找到了,安亦晴看过之后非常满意。成人91抖音快手下载

  针对毒医门在香港的几家大型产业,安亦晴已经做好了计划,一场没有硝烟的吞并战,正无声无息的拉开了帷幕。

  这一天,阳光正好,距离李家大宅那一次发生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二十天。李家二房李泰山的别墅外面,一个身材纤细的女人正站在别墅的大门口,犹犹豫豫的走来走去。

  她穿着一身黑色的长裙,头上带着一顶黑色的礼帽。原本这个女人的身材就非常瘦弱,被深深的黑色一显,愈发弱不禁风起来。她在门外占了许久,来来回回走了好几趟,最后,终于还是按响了门铃。

  几秒钟之后,李泰山的管家将们打开,在看到外面的女人时,脸色一一变。

  “夫——张女士,您怎么来了?”夫人两个字刚要说出口,管家忽然想到这个女人已经不是这个家的女主人。

  来人正是张雯,李泰山刚刚离婚的前妻,李思行的亲生母亲,也是毒害李玉航的元凶。

  张雯没有在意管家的称呼,她不安的往里看了看,小心翼翼的问道:“思行在家吗?”

  “在。”管家点点头,他的心情有些复杂,不知道该如何对待这个已经不是李夫人的张雯。这些年,他一直在李泰山家做管家,对于张雯自然是非常了解的。他看得出,这些年张雯在李思行身上所付出的感情和精力,绝对不时假的。作为一个豪门大户的女主人,她在相夫教子这方面,做的非常好。所有的佣人也都非常尊敬她。

  可是谁知道,一向温柔端庄的夫人,竟然做出下毒这样的事情。

  管家叹了一口气,一想到张雯对李思行的疼爱,态度便也软了下来。

   圆脸肉肉清纯美眉海边写真

  “老爷现在不在家,您要是向看思行少爷,就进来吧。”

  张雯感激的看了管家一眼,连忙走了进去。

  她从玄关走进大厅,入眼的装饰摆设全都无比熟悉。当年,这幢别墅是在李思行出生后不久,李泰山为了给他们母子一个安静的生活环境,特意挑选的。这家中的装饰设计,以及每一个小摆件,都是她亲自挑选。望着眼前熟悉的场景,张雯的心中微酸,短短几天,就已经物是人非了。

  自从和李泰山离婚之后,她便回了娘家,生活愈发不顺心起来。张家本就是大户,大户子弟最是势利眼,也最是擅长捧高踩低。

  张雯从小就是家族中最优秀的女儿,这让长辈们很是喜欢,所有的好事情都要以她为优先。同样的,这样的待遇亲人们的嫉妒,但是却因为她在家族中备受重视,后来又嫁入李家,大家就算再嫉妒也只能忍着,冷眼看着。

  这一次,被张雯一直压着的亲戚终于找到了机会,对她好一顿打压,冷嘲热讽,甚至羞辱谩骂。而张雯的亲生父母,在得知她做了那样的事情后,也对她失望透顶。无视亲人们对她的谩骂,任由这个女儿在家族中自生自灭,甚至扬言要和她断绝关系。

  张雯风光了半辈子,一朝失势,亲人的势力让她看透了人情冷暖。特别是自己的亲生父母亲,也用一种看着垃圾的眼神看着她,这让一向心高气傲的张雯,第一次觉得,自己的一生过的太失败。

  不过,即便在张家再不好过,她也能忍受得了。可是每每到了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张雯躺在床上想起自己的丈夫,便哭的撕心裂肺,懊悔不已。

  不知道为什么,在还没有离婚的之后,张雯每天看到李泰山,想到的都是他的种种不好,觉得他不争气,没志气,活了大半辈子竟然连一个小辈都争不过,平白把李家继承人的位置让了出去。可是现在离婚了,她反而想到的全是李泰山对她的种种好,他对她有求必应,对她温柔细语,对她和儿子李思行付出百分之二百的投入和精力。作为李氏集团的副总经理,李泰山白天有忙不完的事情。可是即便再累再不如意,晚上回到家,却也对她有说有笑,很少发脾气。有时会有应酬,也会尽早回家,时刻报备自己的行程。

  豪门世家的男人,大多数都是朝三暮四,家里有一个,外面又养着好几个。可是李泰山却是个例外。自从生了李思行之后,张雯的身体受损,便咋也不能生育。为了让她放心,李泰山在外的言行举止上更是洁身自好,所有人都羡慕张雯,嫁了一个绝世好男人。

  可是,就是这样的绝世好男人,被她给亲手推离了自己身边。这些日子,她翻来覆去的想,曾经的生活那样美满幸福,即便李思行的心理有些缺陷,但是,生活的仍然很快乐。丈夫爱她,孩子乖巧,究竟还有什么不满意的?为什么偏偏被猪油蒙了心,只看到那些虚无的东西,做出那样大逆不道的事情来。

  换个角度想一想,如果今天是李泰山对她的父母下了毒,她一定连杀了他的心都有吧?反而,李泰山只是和她离了婚让她回了家,却并没有对她娘家做任何打压。如果不是爱她,怎么会做到如此大度?

  人呐,直到体会过人情冷暖世态炎凉,才知道这个世界上,究竟谁对自己是最好的。可是,为时已晚。

  心中苦苦一笑,张雯跟着管家走上二楼。管家轻轻敲了敲李思行房间的门,然后轻轻推开。

  “少爷最近一直不说话,哎!”

  管家侧过身子,张雯走了进去。在看到房间里的情形时,眼睛一酸。

  厚重的窗帘将窗户拉得死死的,一丝阳光都投不进来。许是已经许久没有开窗户,屋子里弥漫着一股发霉的味道。借着门口昏暗的光线,张雯能够看到在大床上,李思行正安静的窝在一个角落里,好像一尊雕塑,甚至连呼吸都轻的不可思议。

  ------题外话------

  你们觉得,该原谅张雯吗?